不遠千里而來的老外

一年前,老外菲臘因為嗅覺及味覺失靈,專程由美國飛來,我開了一個月的藥給他帶走。

一年後,菲臘又千里迢迢由美國飛來。

「上次吃了藥,嗅覺及味覺恢復了許多,但最近又退步了。」他說。

吃一個月的藥,效果維持了接近一年,也相當不錯呀。可惜他住得太遠不方便覆診,否則可能已經斷尾了。

從中醫的角度看,菲臘患的是「水飲病」。什麼意思呢?即是他「心脾陽虛」了,不夠力量運化體內水液,以致「水飲」停滯,阻礙著氣血輸送到鼻竅和舌竅,造成嗅覺及味覺失靈。

治療的方針應是「溫陽化水」。

「吃完這次的藥,我會再來的,我想斷尾。」菲臘說。他拿了一個月的藥,又飛走了。

菲臘為什麼不遠千里而來?他說有個香港朋友,冠心病在我們這裡治好了,吃了多年的血壓藥也扔掉了。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