針灸後心口給「石頭」壓住

阿萍患了高血壓,頭頂常常感到給東西罩住,極不舒服。

經診斷後,我們決定替阿萍針藥並施。我開藥,李醫師施針。

「施針兩次後,我的頭『鬆晒』,很久未試過如此舒服了。」阿萍覆診時說:「但第三次施針後,當晚睡覺時我的心口像給塊石頭壓住,呼吸也有些困難,到現在仍然未好轉。」

李醫師有點緊張起來。

「當晚的晚餐你吃些什麼?」我問阿萍。

「雷公鑿。」阿萍說。

「雷公鑿苦瓜?!」我問:「吃得多嗎?」

「很多啊!好好吃。」阿萍說。

我暈了!阿萍是由於「虛寒」體質才患上高血壓的,而苦瓜很「寒涼」,多吃了必然「寒上加寒」,難怪她睡覺時心口像給塊石頭壓住啦!

這叫「胸陽痹阻」,是胸部的陽氣受「寒邪」困阻,流通不利所致。

我開了《金匱要略》的枳實薤白桂枝湯給她,叫她盡快吃。

「吃了第一次藥後,」阿萍打電話來說:「心口那塊『石頭』當堂消失了!」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